>

www.8455com:孤寂与万般无奈,迷失的寻觅

- 编辑:www.8455com -

www.8455com:孤寂与万般无奈,迷失的寻觅

   有时会突然产生跨上背包远走的冲动,也许去一个向往已久的地方,也许去某个从未听说过的陌生之地;有时站在地铁站台等待列车进站,会很想要纵身跃进冰冷漆黑的隧道,然后在地铁逼近的最后一秒奋力逃离,或者干脆懒于逃离,像海子那样跟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与重开个小小的玩笑。潜意识里这样阴暗的想法,让我自己回望时都有些不寒而栗,不免有几分后怕。可仔细想想似乎又没有什么,只是妄图背叛一尘不变的生活,这残酷而乏味的生活。举起手枪在半空中扣动扳机,击碎沉闷凝滞的空气,我可不想就这样庸庸碌碌地活到五六十岁,还不曾跟随自己的心灵去做真正想往的事。
    因此他对她说:“我正在策划一场逃离。首先逃离这个酒吧,接着这个城市,再是这个国家。你愿意加入吗?”于是她莞尔:“算上我一个。”
    所谓东京不过是个幌子。对于寂寞空虚的人来说,孤独无聊的虚无感总是存在于斯,只是强烈程度有时发生改变罢了。但东京确有她的特殊之处,这个交通拥挤、空气污染严重的典型国际化大都市,有着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多的对抗无聊的方式:卡拉OK、游戏机房、色情酒吧、日本漫画、街头巷战……如果你嫌这些东西太过低俗的话,甚至还可以去著名的神庙。也许就像片中那个性格夸张的女明星说的,东京是最为接近佛学真谛的地方。只是无论何种方式,都无法真正填补灵魂最深处的虚空。
而东京又是一个矛盾的所在:礼貌得略显造作的繁文缛节和冷酷无情的氛围,苍白得如同傀儡娃娃的新娘和艳俗地卖弄风骚的脱衣舞娘;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以及世界尖端的电子技术和东京人矮小的个子。
至于他和她呢,一个是四五十岁正面临中年危机的电影明星,为了暂时躲避妻子忘掉儿子的生日和接拍报酬两百万美元的红酒广告来到异国他乡;一个是二十出头刚毕业于耶鲁大学哲学系的高材生,跟随身为摄影师的丈夫来到这里,面对未来茫然无措,甚至都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两个迷惘的美国人,光怪陆离的东京,语言不通带来的闭塞感,背景文化差异引起的强烈冲击……于是孤独与空虚被前所未有地最大化,随时一触即发,喷涌而出。
   这部没有太多故事情节的文艺片恐怕教许多喜爱主流电影的观众失望了,缺乏好莱坞大片必要的震撼因素,通部基调如同清淡的新茶。况且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关系也暧昧不明。不是某些电影介绍上所说的婚外恋,没有性,似乎也没有爱情。可是这样简简单单的旅伴关系又何尝不好呢。生命本是一场通向不可知的旅行,我们都是不得归宿的旅人,无以聊赖,在劫难逃的是终极的虚无与孤寂。是的,生活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是德加画中青绿色、诱人而致命的苦艾酒,像存在主义者们所说的那样在茫然不安的瞬间显露出它的真相。而所谓的理解也可遇而不可求。我很喜欢这部电影的一张海报,女主角撑着伞走在熙攘的东京街头,表情淡然,背景正中的高楼上方赫然写道:“Everybody wants to be found.(每个人都希望能被找到。)”意境与一首叫做I’m with You的歌有那么几分相似:我站在天桥上,我伫立在黑暗中,望着面无表情、脚步匆匆的人群,等待某人来将我找到。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明白我是与你在一起的。就像谁说过的,我们在粗略之处皆是知己,在细微之处都是秦越,就算是最为相爱的人之间也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能够在迷失之时为一个可以听懂自己所说的话的人重新寻找到,我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别无所求。就这样像两个无依无伴的、不合时宜的小孩一样靠在一起为彼此取暖,好让暴戾的生活略微收敛起他狰狞可怖的面容,多好。
www.8455com:孤寂与万般无奈,迷失的寻觅。电影只有短短的102分钟,动人的相遇也将很快走到尽头。轻轻的拥抱、浅浅的吻,还有她哭红的双眼和他嘴角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从此又是两个不相干的孤寂旅人,无依无靠,各自用尽全力默默走完余下的旅程。但稍纵即逝的萍水相逢却已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杜拉斯藉由她中国情人的口说。毕竟虚无和孤寂是最终的宿命,你逃不掉,而我,也不能怎样。
所以只好借他曾用来安慰她的话安慰自己:“你还那么年轻,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好起来么,或许吧。

     有时会突然产生跨上背包远走的冲动,也许去一个向往已久的地方,也许去某个从未听说过的陌生之地;有时站在地铁站台等待列车进站,会很想要纵身跃进冰冷漆黑的隧道,然后在地铁逼近的最后一秒奋力逃离,或者干脆懒于逃离,像海子那样跟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与重开个小小的玩笑。潜意识里这样阴暗的想法,让我自己回望时都有些不寒而栗,不免有几分后怕。可仔细想想似乎又没有什么,只是妄图背叛一尘不变的生活,这残酷而乏味的生活。举起手枪在半空中扣动扳机,击碎沉闷凝滞的空气,我可不想就这样庸庸碌碌地活到五六十岁,还不曾跟随自己的心灵去做真正向往的事。

东京,被霓虹绚烂了的天空,这喧嚣华丽的热闹街头。我独自坐在窗前,看着渐渐低沉下去的夜,等着不会到来的白天,听见了寂寞的声音。那声音安静而绵长,像疯长的海藻,大把大把的把时间纠缠,包围。它像环绕的空气,像无处不在的呼吸,像一把早已生锈的钝刀,缓慢而残忍的,割裂着我。

关于两个人和一座城市的故事,我手边已有一打。例如香港之于梁朝伟和王菲(《重庆森林》)、维也纳之于杰西和塞琳娜(《爱在黎明破晓前》)、拉斯维加斯之于凯奇和莎拉(《远离赌城》)、台北之于天阔与秧秧(《听说》)、阿姆斯特丹之于郑宇成与全智贤(《雏菊》)、甚至布宜诺斯艾利斯之于黎耀辉和何保荣(《春光乍泄》)……
但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部《迷失东京》。繁华、嬉闹的东京街头有光怪突离的华灯虹彩,有繁体的我们似懂非懂的路牌广告,有拥挤着不断擦肩而过的西服上班族……这部电影里作为导演的索菲亚•科波拉倾注了太多的我们熟系的日本元素:喧嚣的城市夜景,京都古城静谧的寺院,年轻人聚集吵闹的游戏厅,安静飞驰的新干线甚至还有独具日本风格的日式英语……
就在这个对我们来说貌合神离,对西方人又太过陌生的东京。两个美国人开始了互相的迷失与寻觅。
斯嘉丽扮演的夏洛特面孔稚嫩、心灵苍老,耶鲁大学主修的哲学没有带给她丝毫的超脱。一毕业就嫁做人妇的她跟随做摄影师的丈夫来到这座陌生的大都市,一晚慵懒的熟睡之后就是一个白天的无所事事,过去一起欢乐、一起浪漫的丈夫开始渐渐疏远。早早出门可以叮嘱她的也只是多出门走走,就连共处一室的浓烈也早已被内心的疏远谋杀。在这样陌生的环境,理应更加亲密的两人却好似隔着千山万水。东京的喧嚣不过是她孤单寂寞最佳的布景。
鲍勃•哈里斯,曾经的电影明星,当年的辉煌已经开始淡褪,傲人的光环也与他无关,步入中年早已功成名就。妻儿老小样样俱全,妻子将所有精力投入了自己的女儿,就连跨洋电话中的问候都是敷衍的,关心地毯胜过他的感受,剧中最后一个电话两人有了争执却又戛然而止——或许他们连吵架的激情都没有了。为了两百万美元只身来到东京为威士忌拍广告,后生晚辈对他指手划脚,言语不通的他也只好无奈苦笑。
我在想东京一共有3000万人口,需要多大的缘分才能促成他们的相遇。电梯里,哈里斯比所有的日本人都高出两个个头,另一角的斯嘉丽这个掩口一笑、酒吧里,还穿着白天拍广告用的笔挺晚礼服的哈里斯,颇为绅士的对同样金发碧眼的斯嘉丽轻举酒杯,浑然不知背后夹着一排亮闪闪的夹子——为了保持前面礼服的紧绷,医院里、斯嘉丽坐在轮椅里,哈里斯推着他跟日本大夫做着有趣的‘猜谜游戏’(还有那个倾情出演的日本老太太 哈哈)……
或许电影进行到这里,拍一部诠释什么是真爱的婚外恋文艺片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直到哈里斯问斯嘉丽: “我正在策划一场逃离。首先逃离这个酒吧,接着这个城市,再是这个国家。你愿意加入吗?”于是她,莞尔:“算上我一个。”于是,丈夫不能给的,哲学不能给的,妻子不能给的,功利不能给的。他们在对方身上完成了一个意外的寻觅。
他换上宽松的T-shirt,和年轻的她一起融入陌生而喧闹的东京之夜。也许寂寞就是寂寞者的座右铭,两个孤独的灵魂在这样完成了一个紧紧的相拥。一夜狂欢后,她犹如一个巨大的抱抱熊挂在他的身上,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却又轻手轻脚的离开。有所留恋、有所期待,已经发乎情,却又止乎礼。
于是,旅程继续,真正灵魂的空虚也只有同样空虚的灵魂才能疗伤。一个无眠的晚上,斯嘉丽接到了从门缝中塞进来的纸条,红酒、老电影就成了疗伤的陪衬。他们在一张白色大床上渡过一夜,斯嘉丽侧身、蜷缩,哈里斯仰面放松。只是交谈,她问婚姻问事业问自己问未来,她说我会好吗,他说很难,很快,他改口说会的,你还年轻你会好的。她光滑的脚踝落入他青筋暴露、松弛的大手,打破一片难耐的寂静:我们完了。
为了在东京多待一天,哈里斯接下了他一直排斥的日本脱口秀节目,低俗、哗众取宠的日本人嘲笑着他的笨拙,而他用故作的不知所措,将一种旁观者的孤寂推演到极致。而斯嘉丽来到京都的神庙,苍白犹如傀儡的新娘用同样苍白的手指和新郎温柔相握时,他人温存的温暖将她空洞的寂寞照射得退无可退。回到旅馆,敲开他的房门,从他遮掩的背后却看到了,那个优雅唱着《昨日重现》的酒吧女歌手……
来到饭馆,斯嘉丽不无醋意的嘲讽:也许你和她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对她没有丝毫责任的哈里斯却意外的尴尬了……曾看到一个小清新味道很重的句子: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多么喜欢他,直到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最后一点遮羞的礼仪即将被两人放弃,但离别的时刻也就在眼前。宾馆大厅光洁如镜的地板上,简单的寒暄后,缓缓合上的电梯门将斯嘉丽美丽的脸庞遮掩。哈里斯登上豪华房车,却又在下一个街口看到她远离的背影。
什么都不重要了,早已步入中年的他费力拨开拥挤的人群,用一种义无反顾的态度来到她身边。将千言万语才能表达的情意浓缩为一个浅浅的拥吻,低声的耳语没有透露给观众,我宁愿相信这是我们谁都无权侵占的秘密。他绅士地微笑在下一秒离开,她噙着泪坚强的转过身。用一种最为随意的方式,给予这种情意最完美的祭奠。
没有联系方式,没有对未来的一切期望,生活还在继续,城市也依旧喧嚣,寂寞的人还在迷失中苦苦寻觅。

生活的本质,每个平凡的普通人都有或多或少去了解,但是潜藏在复杂表象背后的真相,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明晰。村上春树直言,“人,人生,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与其勉强通过交往来消灭孤独,化解无奈,莫如退回来把玩孤独,把玩无奈!”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认同这样的观点,他们认为这样的言论是言过其实;甚至有些会指责村上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是这些质疑都不会阻止孤独与无奈在适当的时机像顽皮的小孩子一样闯入你的庭院或者卫生间,随意游走甚至在里面横行霸道,让你无处藏身。

  因此他对她说:“我正在策划一场逃离。首先逃离这个酒吧,接着这个城市,再是这个国家。你愿意加入吗?”于是她莞尔:“算上我一个。”

Lose,在这令人窒息的繁华里,在这即将发疯的寂静里。Lose,在飞奔而过的街头,在狂欢发泄的歌厅,在那些车水马龙,那些彩光魅影,那些吵杂那些吼叫那些疯狂。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和你,和萍水相逢的你,和像我一样的你,和曾一同分享过美好孤单的你。We miss, and we lose。

看《迷失东京》之前,没有想到会收获这样一种感觉。同样也不敢相信索菲亚·科波拉仅仅用了27天就完成了电影的拍摄与制作。拍摄这部电影时,正是索菲亚·科波拉有低谷转向辉煌的人生节点。之前在《教父3》中顶替薇诺娜·赖德出演角色,没想到竟然使她得到了“金酸梅奖”的两个奖项——最差新人奖和最差女配角奖这样的羞辱。出身名门,头顶父亲福特·科波拉和堂兄尼古拉斯的巨大光环,可想而知这次失败对她的打击有多大。但是这又令她开始意识到她应该继承父亲的事业,我们有理由相信科波拉家族的人都中了电影的魔咒,不是这个就是那个。事实证明这可比当演员爽多了。

     这是一部关于寂寞和孤独的电影。因为美丽的邂逅,因为同在异国,因为都孤独寂寞,两颗寂寞的心久旱逢甘露,彼此相互温暖、滋润……
 
     一个漂亮而又有魅力的女孩,自重而不轻浮,柔情似水的收敛在内心,等待别人的发现来挖掘。恰好,正值一个中年绅士的出现,在异国他乡遇见的故乡人,第一感觉就是亲切好接近,共同的语言,相似的背景,完美从此出现。

东京的夜晚是五颜六色的,是绚烂迷幻的,是温和又醉人的。那黑沉沉的天色,被闪烁的光芒和幻影映得无迹可寻。在这个到处埋藏弥散着欲望的城市,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些缓缓上升的寂寞,它们像一个个巨大的肥皂泡,漂浮在空中,发出破碎的声音。

严格意义上说本片不能称作是类型片,更不像是爱情电影。这不仅体现在男女主人公那似是而非的爱情经历上,更重要的是影片里对现代都市人无聊、冷漠的精神态度的深刻演绎和批判使得它脱离了绝大部分商业类型片的媚俗元素,让整部影片上升到了人文主义关怀的境界。电影讲述了过气明星鲍勃·哈里斯意外接到一个拍摄威士忌广告的活计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到东京,一个叫夏洛特大学毕业生跟着新婚丈夫也来到了东京,男女主角在这里相遇相爱最终不得不分离,并满怀信心的投入新的生活的故事。

     哈里斯,逐渐过气的好莱坞影星,有着所谓的“中年危机”的所有症状,看着风华一点点逝去。爱情一点点黯淡,所有生存的激情消失殆尽。生命对他不再有任何意义,他选择了逃避,在东京这样一个有着“妖兽都市”之称的遥远地方以工作之名寻求排解。夏洛特,青春的迷惘者,陪丈夫来到东京,望着丈夫为工作忙碌的身影,她感到陌生,孤独游走在东京街头,她感到彷徨迷茫,坐在窗台上着望城市上空璀璨的灯火,她却感到不可名状的忧伤。两个不同的人,两种不同的际遇,却有着相同的感受,他们相伴着在陌生的城市,寻觅心灵的安慰……
 
     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微妙,相对于普通的男女情爱,他们之间更是要好的知己,但谁都不能否认这是一段美丽而有偶然的爱情。他们之间的爱情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沟通,是在宁静的夜晚各自调上一杯鸡尾酒的淡然相对,是轻松而随意的聊天……甚至不需要对方的联系方式,只要把这段偶遇的爱情留在东京,留在心灵深处最深刻的记忆。

而他,正是其中之一。这个高个子美国男人,鲍勃·哈里斯,逐渐过气的影星,他所有生存的激情也随着时间的打磨,渐渐消失殆尽。他来到东京拍摄一则他毫无兴趣的威士忌广告,带着生硬麻木的微笑迁就着别人的指示。而另一个她,或许也是其中之一。夏洛特,正当妙龄的哲学系女大学毕业生。与摄影师丈夫结婚后来到东京,却发现完全沉浸在工作中的丈夫几乎忽略了她的存在。她喜欢独自一人,穿着短裙和平底鞋,撑一把透明的雨伞。百无聊赖的闲逛在东京街头,漫无目的地穿行在古迹名胜,见证着与她无关的精彩或者盛大。

一开始大老远从美国赶到的哈里斯身心俱疲,在酒店专车上昏昏欲睡,看着窗外的东京夜景,忽然看到街头广告牌上出现了有自己形象的威士忌广告,仔细一看又变成了普通的药店广告的一组镜头。导演老练地指挥镜头在车内车外流畅切换,成功让观众体会到了一种在陌生城市应有的新鲜和未知感。广告牌则让人感到一种隐喻的意味。之后来到酒店受到了“日本式”(收到一些小礼物)的欢迎,然后接到妻子的传真说他忘记了孩子的生日,最后坐在房间里闲极无聊到楼下酒吧独自喝闷酒。导演特意将哈里斯刻画成一个典型的遭遇到中年危机的美国人形象。生命的活力随着岁月流逝变得黯淡无光,神态疲倦的他如同拖着一副空壳在大街上行走的游魂。中年危机的可怕之处并不是命运怎么变着法的玩弄你,而是你已经不是20上下的小伙子了,对于发生在你生活中的事情除了改变心态接纳它之外没有别的选择。哈里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东京是一个矛盾的所在:礼貌得略显造作的繁文缛节和冷酷无情的氛围。所谓东京不过是个幌子。对于寂寞空虚的人来说,孤独无聊的虚无感总是存在于斯,只是强烈程度有时发生改变罢了。但东京确有她的特殊之处,这个交通拥挤、空气污染严重的典型国际化大都市,有着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多的对抗无聊的方式,只是无论何种方式,都无法真正填补灵魂最深处的虚空。
  
     生命本是一场通向不可知的旅行,我们都是不得归宿的旅人,无以聊赖,在劫难逃的是终极的虚无与孤寂。是的,生活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是德加画中青绿色、诱人而致命的苦艾酒,像存在主义者们所说的那样在茫然不安的瞬间显露出它的真相。而所谓的理解也可遇而不可求。我很喜欢这部电影的一张海报,女主角撑着伞走在熙攘的东京街头,表情淡然,背景正中的高楼上方赫然写道:“Everybody wants to be found.(每个人都希望能被找到。)”意境与一首叫做I’m with You的歌有那么几分相似:我站在天桥上,我伫立在黑暗中,望着面无表情、脚步匆匆的人群,等待某人来将我找到。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明白我是与你在一起的。就像谁说过的,我们在粗略之处皆是知己,在细微之处都是秦越,就算是最为相爱的人之间也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能够在迷失之时为一个可以听懂自己所说的话的人重新寻找到,我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别无所求。就这样像两个无依无伴的、不合时宜的小孩一样靠在一起为彼此取暖,好让暴戾的生活略微收敛起他狰狞可怖的面容,多好。

这样两个在东京生活着的美国男女,他们用自己的寂寞打发生活,并且早已经习惯性冷眼旁观,带着讥讽,研究周围人自以为是的,乐此不疲的无聊和认真。

与之相比,由斯嘉丽·约翰逊演的夏洛特则正处于青春妙龄。她和一位摄影师结婚,陪丈夫来到东京,却发现丈夫完全沉浸在工作中,几乎忽略了她的存在。夏洛特只好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城市里闲逛,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她突然感到自己对这种状态是多么烦恼,找人倾诉又只能获得表面上的安慰,而对丈夫又是那么不了结。面临着对新生活的失落,夏洛特也迷失在东京街头。

  电影只有短短的102分钟,动人的相遇也将很快走到尽头。轻轻的拥抱、浅浅的吻,还有她哭红的双眼和他嘴角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从此又是两个不相干的孤寂旅人,无依无靠,各自用尽全力默默走完余下的旅程。但稍纵即逝的萍水相逢却已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杜拉斯藉由她中国情人的口说。毕竟虚无和孤寂是最终的宿命,你逃不掉,而我,也不能怎样。

就象她观察那些专心插花的日本主妇、他在游泳池边看辛苦减肥的女人们,他们喜欢在这种时候,自己独自处于一旁很随意的做些什么,用第三者的游离,在别人的热闹中把自己孤立起来。

电影只有短短的102分钟,动人的相遇也将很快走到尽头。轻轻的拥抱、浅浅的吻,还有她哭红的双眼和他嘴角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从此又是两个不相干的孤寂旅人,无依无靠,各自用尽全力默默走完余下的旅程。但稍纵即逝的相遇却已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所以只好借他曾用来安慰她的话安慰自己:“你还那么年轻,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东京有超过一千万的人口,酒店里却空旷寂静,是异国他乡一座完全隔绝的孤岛。在这里,心是寂寞的,却似乎有无限伸展的可能性。于是,有一天,在某个无法预知的时刻,在东京寂寞的夜空下,这两个失眠的美国人在酒吧里不期而遇。

所以只好借他曾用来安慰她的话安慰自己:“你还那么年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好起来么,或许吧。

两人关系的转机,大概是从她邀请哈里斯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去歌厅开始的吧。那晚,当不顾一切狂欢和畅快过后,当哈里斯发现夏洛特孤独一人坐在走廊上抽烟的时候,这两颗有着同样诉求的的灵魂不知不觉的碰撞在了一起。

 会好起来么,当然。

他说:“我正在策划一场逃离。首先逃离这个酒吧,接着这个城市,再是这个国家。你愿意加入吗?”女孩莞尔:“算上我一个。”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lcif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们聊天,去参加聚会,唱卡拉OK,在陌生的大街上奔跑,在车流间放肆的大笑,和许多不同的人交谈,哈里斯陪伴夏洛特去医院看脚,坐在的空旷走廊上耐心的等待她。

她们浅尝辄止的亲吻。男人抱着熟睡的女孩穿过酒店幽暗的走廊,送她回自己的床,带好门,离开。她们一起看午夜电影,夏洛特睡了,象婴儿般蜷起身体,哈里斯轻抚着她的脚踝。

就这样不咸不淡的交往着,仿佛在逃离着某些猝不及防的情感,她们依然努力冷静的维持着各自的生活。

夏洛特去京都古庙,独自行走在安静的青石路上,遇见一对结婚的新人庄重的许下诺言。哈里斯参加古怪的电视节目,在完全陌生的公众视野里挤出勉强的笑容。

然而时间,那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不会等人的时间却也象水一样安静的流走了,没有湍流险滩,没有激浪飞瀑,却意味着渐渐迟暮的美好,意味着必将到来的告别。哈里斯,终于该踏上去美国的返程。

依然是天色灰霾的东京街头,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阴暗高楼散发出冷漠和压抑的气息。那巨大而华丽的广告牌就像一个个苟喘着的小丑,支离破碎的分布在这个寂寞空虚的城市,强撑着那表面的盛世太平。

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繁华孤岛上,哈里斯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亲吻夏洛特,那个吻,就像在风中飘落的两片叶子,无意中擦身相逢,却终究还是错过。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没有人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然后两个人各自转身,平静再见。

还是遗憾,始终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生命本是一场通向不可知的旅行,我们都是不得归宿的旅人,走在无边的荒原之上,在劫难逃的是终极的虚无与孤寂。

可是,那么幸运的是,曾经在某个永恒的刹那时光,命运的一个转身,一个错手,让我遇到了短暂停留的你,那么远,又那么近的你。你丰盈了我曾经寂寞无依的生命,饱满了我空洞虚无的时间。因为你,这烦嚣变得静谧,这冷寂变得温暖。你是我这漫漫的一生中,遇见过的,最美丽的意外。

  

本文由www.8455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8455com:孤寂与万般无奈,迷失的寻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