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分伯仲的,诚意中绽放的芳华

- 编辑:www.8455com -

难分伯仲的,诚意中绽放的芳华

这两部都是好影片,我都给了最高的评分。两部电影都不乏亮点,放到一起来看,将会发现两者异曲同工之妙,为什么这么说呢?
1.主题上都反映了时代的变迁。
《霸》更宏观一些,经历了满清末期、民国初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文革开始及文革结束后,跨度三四十年;《天》也经历了三四十年。《霸》片有历史的厚重感,但有些地方把握得不够好,似乎想表现那么一回事,又似乎不是,容易让挑剔的网友找出破绽;《天》片更微观一些,后三十年干脆一句话带过,不给观众挑刺的机会。

虽然我一直认为这部电影是属于华语影片的巅峰之作,也是陈凯歌的代表作(不过据说这部电影拍摄的时候他父亲一直在指导)。但是我绝不认同这部电影就是华语影片的最高水平。

外国文学和当代文学的老师,都喜欢说电影,却都没有在课程中提到这部身世有趣的又拍摄文革时代的中法电影。只是在讲到卡夫卡的时候提到了戴思杰,我没有找到那一部,既然这一部的名字如此奇妙,我又想看电影,便看了。

首先,很有诚意,无论是七十年代文工团生活的真实还原,还是六分钟遭遇战,战地医院的紧张和反映战争的残酷无情,对原著小说都进行了细致分析和画面还原,尤其是一群年轻人的芳华时代,展示的非常精彩,会让每个过来人回忆自己的芳华时代,达到了主题的要求,剧本很用心,具备了一部好电影的诚意。

电影《霸》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由陈凯歌导演,张国荣、张丰毅、巩俐、葛优、英达等人主演。讲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间两位京剧伶人在半个世纪间的悲欢离合与波折命运。其精妙的拍摄手段、细腻的表演以及令人时而欢喜又时而悲伤的精彩剧情,使它成为世界影坛的不灭经典。

2.巧妙地利用了“舞台”的隐喻与个人命运的变幻。
《霸》的主人公是登台唱戏给别人看,而《天》是放电影给别人看。一个在台前一个在幕后,皆是主角。他们都娱乐了大众--权贵与平民,又被时代愚弄。人生如戏,你方唱罢我登场;风云变幻,你我都只是历史长河里的小水滴。

我觉得很多人似乎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太高了,似乎这种拉长故事情节,故事充满矛盾,描写感情比较小众化的电影总是能得到好评。其实大家仔细想想这部电影有什么?
首先,好的剧本,这点我想没有人反对。
其次,好的导演,这个暂时还有点争议。
好的演员,这点我想也没有人反对,张国荣是个好演员而且....,其他人也都是实力派人物。
然后我想说的是,除了故事和演技之外,这部电影还有什么是拿得出手的? 音乐?请问问你自己,你记住了那段旋律? 细节?这部电影所表现出来的细节很多,可让你回想起来,印象特别深刻的在哪里?所谓东方人感情里细腻的一部分大多是通过动作表达出去了,传神的有几多?
再来说说,这部电影大部分功劳应该归于剧本吧?这部电影成就了几个演员?演技是不错,但绝对不是巅峰。

难分伯仲的,诚意中绽放的芳华。看完便可以理解为什么这部电影既不在说文革时被介绍,又不在阅读巴尔扎克时被提到了。也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这部片子在法国可算成功。它完全不属于国人可以顺利接受的观念和主题化的电影。说的是文学吗?文革吗?是爱情吗?其中是有爱情,影片类型也被归入了爱情,但爱情无疑只是人性的一部分,几乎只是像吃饭穿衣一样的,至少不是这部电影浓墨重彩欲表述的对象。这部片子是文艺的,诗性的,表现了一个比文学、革命、爱情等更大的文学和人类的母题,是一部启蒙的影片。

其次,故事和人物展示的很平和温情,没有刻意去寻找谁对谁错的答案,没有拍成伤痕电影,更没想着去教育谁,歌颂谁,批评谁,毕竟,每个人,都是年轻过来的,而且也会过完自己快乐或悲伤的一生,影片充满了怀念和宽容,这样,影片的视角和境界就很高,也就更感人。

整部影片以中国近代史中最风雨飘摇、国事蜩螗、祸乱交兴的五十年为时代背景,并以帝国轴心、共和国首都为空间背景,又将国粹京剧从最兴盛走向改革之路中唱得最红火的组合作为主要人物。整部影片将个人生死、兄弟离合、爱情悲欢、艺术发展、政党交替、国家兴亡以及时代变迁融化、精炼、升华在了一部两个小时四十余分钟的影片中。这使这部电影变得前所未有的宏大,但又不失细腻。《霸》也之所以成为了经典中的经典。

3.音乐与影片相得益彰。
不得不提这两者的音乐。《霸》说的是京剧,吹拉弹唱自然贯穿了影片始终,片尾的主题曲“当爱已成往事”真是点睛之作,不论是歌词还是旋律,又或是主唱,都能与影片融为一体。《天》全片的背景音乐也多有佳作,我曾经专门下载过,多大十来首。佳作天成,不可多得。

最后我想说的是主题,这部电影描写的主题是同性之恋,不过大家可以来和断背山比较下,撇去剧本的话,各自的优劣如何?

影片中两位知青下乡,仿佛两位窃火者来到了一个蒙昧的人世。那里的人淳朴也愚昧、善良也暴力,不知艺术也不知技术。就好像基督教传教士用着儒道的语言来传教,神仙总化作人形来给世人指点一样,每一种智慧的传播需要一些桥梁吧,他们也为自己作一些机智地侨扮。于是就有了《莫扎特思念毛主席》,有了一只闹钟里面确实装着鸡的解释。村民的反应是质朴的,不论作者、不识乐器,他们纯粹被音乐吸引围到了木屋边上听着(不像现代人故意去听一些古典背两首诗附庸风雅呵呵);他们好奇闹钟是什么,就拆开来看了。

最后想说,影片虽然表现的很克制,但依然充满了力量,这更显导演的高明,比如战争,虽然是一笔带过,但是,开创了国产战争片很多第一,战争的残酷和血腥,展示的淋漓尽致,还有文革的迫害、部队文工团的命运、刘峰最后被城管的勒索、烈士陵园的祭奠,影片只是展示和带过,但会引发每个观众自己的思考。

影片中各个人物形象的刻化可谓淋漓尽致、细致入微。段小楼从“小石头”时期就展露了机智勇敢以及对小豆子的仗义与保护,无不刻化了一个“小大哥”的可爱形象。随着年纪与名气增长,段小楼变得傲气但依然不失聪明,他在家国大事上坚定无比,又在个人私事上能屈能伸。但在时代的变迁和命运的捉弄下,他走上了背叛之路。段小楼为何“背叛”?因为他就是当年广大百姓和无数艺人的缩影。生活所迫,使他背叛他的京剧梦想;妻子所迫,使他背叛他和蝶衣“唱一生戏”的承诺;文革所迫,他背叛了他的程蝶衣;时代所迫,他甚至背叛了自己的妻子。一次次的“背叛”组成了段小楼在文革背景下“从人变鬼”的命运。导演利用以小见大的手段,以段小楼为“小”表达了大时代背景下广大艺术工作者与普通百姓的悲苦命运。他在京剧舞台上是角儿,是“霸王”,但在刀光剑影、炮火纷飞的历史变迁中——他只能是行走在时代夹缝中的小龙套。

两片的演员都很棒,无需多说。对导演作个评价的话,陈凯歌比较大手笔一些,大场面。如果对自己的驾驭能力不是特别自信,可以学学《天》,擅长在细节上表现。
总的来说,这两者确实难分伯仲。

还有人那这部片子来说文革和什么的,其实这部片子的主题不在这里,只是通过文革来渲染他们之间的情感。
同时希望大家好好拿这部电影和张艺谋的那部到现在还被禁的《活着》比较比较,我依然认为后者讲述的故事更加大气,反映的东西更加深刻,同时成就了2位影帝。

与其说是一般的文革作品中知青被下乡改造,这部时代感疏离的影片中,两位知青在偷偷开启整个山村。他们把外国小说当做革命电影来讲讲述,用牙医和书本上的技术来治病。而在启蒙过程中,小裁缝是一个典型。她本身就是一个美貌机灵的女孩子。是她让他们不再想着逃离这样一个落后的村庄,反而兴起了想要传教的念头。爱是传播火种的导火索,偏巧两人都是爱她的(必然的巧合),一个更偏于肉体,另一个更偏于精神,从此,这个懵懂的小姑娘也先从一人处学会了肉体的爱,进而懂得了痛,才又学会了灵魂的爱。当然这是后话。

难分伯仲的,诚意中绽放的芳华。观影过程中,边上有六零后老爷们擦眼泪,有观众跟着小声唱老歌,电梯里,有大叔依然激动不已,反复说;就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事啊!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出自昆曲《思凡》,主角程蝶衣在练习这句时吃了不少苦头,他总是唱成“我本是男儿身,又不是女娇娥。”,这是因为他在潜意识并不想成为“女娇娥”。可见他是在班子里被迫唱旦角的,所以他不愿唱出正确的词。但在成名之后,他便不再唱错了,这也预示着他灵魂里的阴柔与女性元素已经深深扎根。这一句简单的曲词表现了剧中人物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矛盾。从表演角度讲,张国荣对程蝶衣的演绎已经出神入化。若真如片中曾说程蝶衣所演的虞姬让观众难辨真假,那么张国荣所演的程蝶衣更是真假如一。程蝶衣爱师哥段小楼似乎是事实,程蝶衣偏执又固执地爱着师哥以至两人之间由爱生恨,最终反目。程蝶衣明知段小楼爱菊仙,又难以启齿;用尽毕生经历只想与师哥唱一生霸王别姬,从一而终。这样不被世间所明现的情感令程蝶衣痛苦终生。这也正是他被“妓女”母亲切除第六根手指便开始了的悲惨命运所带来的他的痛苦爱情经历。

ps: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这几部影片的imdb的评分。

其实女性总担当着这样一个角色,宛如夏娃劝诱亚当吃智慧树上的苹果一般,是小裁缝怂恿了两位知青去窃取那一箱外国小说。非常西方的模式。获得了智慧的那一个不会独享或控制。然后,这份智慧将打破一切沉闷的既存世界。例如他们把《基督山伯爵》的故事读给裁缝听,在山村里刮起了新的时装风,在美觉醒的同时,人性觉醒了。这份智慧最终也必导向离开家园,所以小裁缝走了,影响了她的不是两个中的哪一个男人,而是巴尔扎克,是一颗智慧的果子。

这种观影过程近年的确少见,这的确是冯导近年难道的佳作!

程蝶衣是个戏痴。他如段小楼所描述“走进戏里就不再出来”一般,完全将自己融入于虞姬。我认为蝶衣并非爱小楼,而是蝶衣爱上了小楼演的霸王。这也正印证了程蝶衣的一生如那句最经典的台词——“不疯魔,不成活。”

艺术不用去解答什么问题,我又何必再条件反射地反思小裁缝走后会怎样呢?她是每一个从伊甸园出走的你我。当建起三峡工程的时候,是故乡被我们亲手淹埋的时候,只有一只只船灯,那份集体记忆或者文化传统隐隐诉说着我们共同的过去。每一刻,总还有另一个小裁缝,起点处(山洞里)有我们的声音,水下有我们原初的回忆。

除了对人物的精妙刻画,影片对细节的把握也是一绝。全片前期出现了多处伏笔,而后期又有着相对应的人或物或事与前相应。小豆子初次与戏院老板见面时,错把“女娇娥”唱成了“男儿身”而被小石头用烟杆搅嘴惩罚。长大后,又变为蝶衣用烟杆惩罚小楼时,蝶衣却不忍心。小石头儿时看上了张公公的宝剑,小豆子在成名后将宝剑寻得送给了石头。片尾,蝶衣也是用剑自刎。成名演出前,蝶衣为小楼画脸间欢声笑语。但文革批斗前蝶衣又为小楼画脸时,两人又四目含泪。

无数处前后呼应都预示着蝶衣对小楼的深情、历史变迁带来的苦痛与命运的无奈。

电影作为一种综合艺术,其视觉效果带给观众的感受往往是最为直观的。

陈凯歌对光影与色调的运用,使《霸》真正提升了一个美学上的欣赏级别。在影片中大约出现过两种各外突出,反复使用的色调——一是鲜艳的红黄色,二是以蓝黑为主的冷色调。在每一次京剧演出中,镜头都为我们展示了鲜艳的暖色调为基础色调的情景,这恰如段、程二人在戏台上作为京角儿时唱念做打的光鲜艳丽,耀眼辉煌。其次,在日军基地,师傅离世,剧场闹事等充满悲伤、愤怒等负核情绪的情景中均采用了蓝黑色。影片的开头与结尾也都采用了幽暗色调,这也预示着悲剧命运在所难逃。

同时,这两种色调的对比也能更好的突显导演望图表达的内容。1966年文革开始前夜,蝶衣在雨夜中站在师哥家外,透过窗户看到菊仙和师哥亲热寻欢时,屋外运用了代表蝶衣忧伤悲痛的蓝黑色调。而屋内则采用了代表小楼爱情美满的红色。

除此以外,陈凯歌多以让镜头透过纱、布、雾、镜、鱼缸等物来表达特殊情感。其中最突出的是文革批斗时,镜头透过火光拍摄两兄弟真正“从人变鬼”的过程时,火光给予人一种强烈的灼烧感与压迫感,再配以遮天蔽日的红旗——形成了来自文革“红色恐怖”的直观感受。穿着戏服的他们,不再是台上闪耀的英雄美女。他们在历史的炮火下是那么渺小,以至于下跪痛哭地渺小。在历史命运之下,他们都是卑微、无助的龙套。

原来,这部电影里没有反派与恶势力,程蝶衣与段小楼至始至终都是在和命运、社会、时代和历史做着殊死斗争。在历史的舞台上没有悲欢,只有命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邬佳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8455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难分伯仲的,诚意中绽放的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