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8455com:彩蝶舞墨随风去,一响贪欢

- 编辑:www.8455com -

www.8455com:彩蝶舞墨随风去,一响贪欢

第一次看完电影之后很难过很压抑,惊艳于张国荣一颦一笑,迷恋于巩俐远山黛眉温婉动人,遗憾于张丰毅这向现实低头的霸王,但也仅此而已,没有过多深究。之后抽空看完了李碧华的《霸王别姬》原著,过程自然是泪流满面的,也让我幡然醒悟,这并不是什么同性恋电影,不过是一个戏痴的南柯一梦罢了。

www.8455com 1

    说来比较惭愧,耳闻这部佳片很多年数了,却在前几天才第一次欣赏完它。这之后思绪万千,感觉必须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认为这部影片可分为两条线,一条是时代线,一条是程蝶衣与段小楼的情感线。
    时代线从民国中期,到抗日战争前后,再到解放战争前后,后又经历“文革”,最后终止于”四人帮“瓦解。一连下来,都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比较重要的时刻,我比较建议和张艺谋导演的《活着》一起看,这样感触会更深。虽然以前学历史的时候,教科书总是刻意回避”文革“这段”黑历史“,但私认为这段历史与抗日战争同样值得人铭记,我们只有牢记曾经犯下的错误、走过的弯路、受过的伤害,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起来。
    时代线寥寥数语带过,因为我想着重聊聊第二条线——情感线。剧中一直有这么一句话“虞姬是真虞姬,而霸王是假霸王”。说的是程蝶衣扮演的虞姬与段小楼扮演的楚霸王。两人打小在戏园子里长大,一路上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在抗日战争前夕都成为了京剧名角儿,共同演绎的《霸王别姬》也是名誉京城。
    虽然都是角儿,段小楼和程蝶衣却截然不同,段小楼视唱戏为吃饭的“家伙”,唱了京剧,演了角儿,便有了花天酒地的资本,也能舒舒服服听别人唤一声“段老板”。他并不是从骨子里爱京剧,只是为了求生存,这一点有几处可以反映出来:一是袁四爷第一次进化妆室约见程蝶衣和段小楼,他纠正段小楼在楚霸王出场时走错步数,将七步走成了五步,段小楼却反讽他;二是解放之后,京剧改革,段小楼曲意逢迎,赞成将劳动元素加入京剧之中;三是文革时期,段小楼在红卫兵的威逼利诱下,昧着良心糟蹋京剧,立誓与“四旧”划清界限。“四人帮”瓦解之后,十一年未唱过京剧的段小楼,往日的功底也早已消磨殆尽。所以“霸王是假霸王”。
    而程蝶衣却将京剧视为命。段小楼说他“不疯魔不成活”,认为他入戏太深,其实并非如此。程蝶衣从未入戏,他只是活得太真。少年时唱昆曲《思凡》一折,他总是将其中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背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或许在旁人看来,这样一句简单的词,怎有背错之理?但在程蝶衣眼中,这不是一句词,而是对自己生命的认知,他内心抗拒诉说谎言。直到又一次背错,被段小楼用烟斗捅了嘴巴,他流着血沉默了许久,最后唱出了正确的词句。程蝶衣并不是怕了疼才唱对了词,而是从那一刻起,他认定自己不再是“男儿郎”,而是“女娇娥”。
    就如同他认定自己是虞姬一样,他爱着楚霸王。他希望段小楼一辈子演楚霸王,因为段小楼是他最信任,最亲近的人。所以他会说“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而当段小楼放弃京剧,投入女人怀抱时,程蝶衣去找了袁四爷,因为“虞姬”不能失去“楚霸王”。袁四爷虽无法代替段小楼,但他扮演的楚霸王仍然可以为虞姬带去些许慰藉。程蝶衣恨菊仙,并不是因为她嫁给了段小楼,而是因为她抢走了楚霸王。他称她是“菊仙小姐”,从未喊过一声“嫂子”,他虽然认定了自己是虞姬,却无法清楚地分辨“段小楼”与“楚霸王”。所以“虞姬是真虞姬”。
    程蝶衣爱京剧,无论台下坐着谁,是普通百姓、是日本军官、是解放军、还是国民党军,他只管唱自己的,因为京剧是魂。他强忍着毒瘾犯时的煎熬,也要戒掉会影响自己声带的大烟,因为京剧是命。就算被判汉奸,也要诉说日本侵略者对京剧的尊重,因为京剧是魄。
十一年后与段小楼重聚,再次演绎《霸王别姬》时的程蝶衣风采依旧不减当年,只是段小楼开玩笑般唱起《思凡》的词句,“我本是男儿郎”,程蝶衣接“又不是女娇娥”,段小楼笑说“错了,你又错了”。程蝶衣喃喃自语又道一遍“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一段张国荣演绎得非常好,将程蝶衣怅然若失的神情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一刻程蝶衣明白了,自己这一辈子认定的事实,终究不过是一场梦,霸王是假,虞姬也是假,自己是男儿郎,不是女儿身。
    关于最后程蝶衣的自刎,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大彻大悟之后对自己这一生都在扮演的角色的最后一次效仿,亦是对京剧艺术的致敬;二是希望能将《霸王别姬》的梦化为永恒,以虞姬的死诠释生命的意义。程蝶衣倒下后,段小楼惊呼了一声“蝶衣”,又轻轻唤了一句“小豆子”(程蝶衣儿时的小名),最后嘴角微微上扬,笑了。如何解读这个笑?我认为段小楼是明白了师父曾经教过他们的话“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程蝶衣成全了自己,就像虞姬成全了自己一样。
    这片其实给五星我都觉着少了,剧情好,说它是陈凯歌导演的巅峰之作也不为过。演员的演技也是精湛到无可挑剔,现在各个都成了受人尊敬的老戏骨。如果哥哥还活着,也绝不会亚于其中的任何一位。在这儿必须向他们致敬:“谢谢你们为我们带来了这样一部优秀又值得人深思的电影作品!”

又看了一遍霸王别姬 总是想写点什么 但是实在是无从说起
没有文字可以描述你的美 你的灵动 你的绝代芳华
1.蝶衣与京剧,段小楼
“你还记得我们成角儿的原因吗,不就是师父的一句话,从一而终”这是你对段小楼的执着也是你对京剧的执着。
为了《思凡》里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你不知挨了多少打。你不肯说,因为你打心里觉得自己是个男儿郎。而当你真正在师哥逼迫下说出来这句话之后 ,就真的陷进去了,爱了京剧一辈子也爱了段小楼一辈子,再也没出来。
段小楼说“戏不就是戏吗”可是你的戏就是人生,你的人生也如戏。你是戏中的虞姬,他是戏中的霸王。可是他分明白了,你却始终没明白。从年少时处处听着他到后来为了年少时答应给他的宝剑而和袁四爷妥协,甚至为了救他给日本人唱戏。你不在意,你只在乎他。但是他又是如何对你呢,当年随意糟蹋你的宝剑,后来吐你一脸口水因为你给日本人唱了戏,他没问为什么,没有看见你的万分着急与无奈。最可恶的是在文革时,人性的恐怖与黑暗,戏子无情,他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出卖你,说你是汉奸,说你为了讨好袁四爷做了他的伶官。你得多痛?可就是这样你还是在批斗会后去看他,抱着他不让他伤害自己。最后,二十年以后,你们再在一起唱戏,段小楼说“我本是男儿郎”,你习惯性的说出了“又不是女娇娥”,这时你才梦醒,才明白这么多年,男儿身的实际无法改变,但是“从一而终”你却从未忘记,于是最后和虞姬一样为了“霸王”自刎而死。
谁人说戏子都无情呢?你就爱了他一辈子,一天一个小时一分一秒都不差的一辈子

    《霸王别姬》,项羽与虞姬的故事。李碧华的《霸王别姬》却和我之前所知道的《霸王别姬》有所不同。李碧华的《霸王别姬》也被搬上了荧屏,是由张国荣主演给观众带来了思想和视觉上的盛宴。电影成功之处之一就是塑造出一个个电影人物形象,在《霸王别姬》中,我最印象深刻的两个人物是程蝶衣和菊仙。
   程蝶衣作为《霸王别姬》中的最大主角,整一个故事都是围绕他展开的。故事的时间横跨了北伐战争到文革之后将近大半个世纪,也是记录了蝶衣的一生,影片一开头出现的小蝶衣被衣服包裹严严实实的,被母亲抱在怀里,第一次看到了在街头表演的戏剧,或许这是一个契机,蝶衣的母亲决心送蝶衣学戏,将小蝶衣的面纱撤去,展示在观众面前的是一个相貌相当清秀的孩子,而且扎了两个小辫子,更加难以让人辨认出他的性别。戏班老爷以蝶衣有六根手指为由拒绝了收下蝶衣的请求,蝶衣的母亲狠心将他的第六根手指斩去,蝶衣顺利的进入到戏班学习,取名为小豆子,从此开始了他作为戏子的一生。师哥小石头对他的照顾渐渐打开了小豆子的心扉,小豆子也对小石头的依赖日渐加大,电影中有很多小细节看得出小豆子对师哥的关心和依赖,像是小豆子在和小癞子逃跑的时候不忘告知师哥枕头底下还有三大子儿,又像是在练唱《思凡》的时候因为唱错为“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导致他被师父痛打,师哥在小豆子洗澡的时候叮嘱他手不能废,废了就唱不了戏了,又为他包扎伤口,让他不要再唱错了,然后两兄弟的头靠在一起。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有种暧昧的气息,戏班里面的训练是严格而又痛苦的,小豆子终究还是在给剧场经理那爷唱《思凡》的时候唱错了,那爷大怒,小石头见状,流着泪用烟斗往小豆子的嘴里搅,告诫他不能再错了,小豆子似乎就是从这里醒悟了,应该要承认了那句话“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似乎就是从这里他就迷惑了,他到底是女娇娥还是男儿郎?也就是这次之后,小豆子和小石头开始了他们的成名之旅,并化名为程蝶衣和段小楼。
      出了名之后,蝶衣依旧如愿的和他心目中的霸王一起唱戏,他快乐的做虞姬陪在“霸王”段小楼的身边。他们俩在张公公府中第一次演霸王别姬的时候,段小楼看到了一把宝剑并对程蝶衣说,有了这宝剑他便是永远的霸王,而蝶衣就是他的正宫娘娘,程蝶衣这一辈子就认定了这句话,他向段小楼承诺一定会将这个宝剑赠与他。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感情是日积月累的,他对段小楼的感情早已超出了师兄弟的感情,蝶衣仰慕那个关心他在乎他的师哥,仰慕那个威风凛凛的西楚霸王,他愿意做那个陪伴霸王一生的虞姬,是的,他爱“霸王”段小楼,他对段小楼的爱慕我觉得是毫不掩饰的,不管是他看段小楼的眼神还是对段小楼的态度都透露着他的爱意,蝶衣已经雌雄难辨、人戏不分了。在袁四爷和蝶衣在院子里面唱戏的时候也是不禁感“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上了妆的蝶衣更是雌雄难辨、美艳动人,但是他的灵魂就是虞姬,与袁四爷的这一幕唱戏是在段小楼和菊仙成婚之际,蝶衣万念俱灰,他拿着当年小楼所说的宝剑和袁四爷唱霸王别姬,他是心痛的但是他却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他知道他不能和霸王永远的厮守下去,而霸王从今以后也不会只是他的霸王,电影中有一瞬间他就想自刎结束他的苦恋,但是袁四爷制止了他。蝶衣还是去了段小楼和菊仙的婚宴,并把从袁四爷那里得到的宝剑再次赠与了小楼。这里就涉及到了另一个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并且是在这部电影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菊仙。
       同性之恋是很备受争议的,也是不易被人所接受的。段小楼和程蝶衣不同,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男人,他喜欢女人,他会去逛窑子以得到生理上的慰藉,菊仙是名妓,段小楼在菊仙被嫖客纠缠的时候出手相助并答应要娶她,从菊仙喝下那半碗酒开始她对段小楼的痴情一生开始了。菊仙和程蝶衣不同,她是真正的女人,她可以与段小楼成为真正的夫妻,可以生儿育女。虽出身青楼却有着一种霸气,她做事得体,落落大方,机智聪敏。菊仙是我在这部电影中最喜欢的人,她敢爱敢恨,对段小楼更是掏心掏肺,从青楼中出来之后她只是想和段小楼过上平凡的小日子,要的不多却很难实现。她感觉的到程蝶衣对段小楼别样的情感,总是希望段小楼能离程蝶衣远一点,甚至要求段小楼放弃唱戏去找另一份工作,菊仙不怕捱苦,只求自己的丈夫懂事,但是段小楼这个男人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让菊仙失望。反而是在和程蝶衣的相处过程中看到了蝶衣的痛苦,作为情敌,菊仙并没有落井下石,她懂程蝶衣,她知道蝶衣对段小楼爱的深沉,她心疼程蝶衣,但是却不能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人。就像是菊仙在混乱之际流产了,还能冷静的让段小楼去救被抓走的蝶衣,当她一身白衣出现在袁四爷的家里要求袁四爷去就蝶衣的时候,她所展现出来的气度和威严不是一般女子所能有的。凭借她的机敏才智要找到一个好男人会有多难?但是她爱段小楼她才将所有的委屈隐忍了下来,她忍受程蝶衣的存在,忍受生活的困苦,忍受丈夫的懦弱,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爱段小楼。
       最让人心痛的一幕就是文革时批斗戏子的那段了。跪着的段小楼为自保大声的批判身旁的程蝶衣,歪曲事实,一旁的程蝶衣万念俱灰、心如刀割,他爱了一辈子的霸王段小楼原来只是一个懦弱、贪生怕死的男人,他是假霸王。当年蝶衣赠与小楼的宝剑被扔到了火里,菊仙知道那是蝶衣和小楼的信物,知道那把剑对蝶衣的重要性,菊仙愤然冲到火堆前将宝剑捡回。这个时候,只有菊仙懂蝶衣,但是程蝶衣太愤怒了,他认为菊仙是在可怜他,他把所有的委屈指向菊仙,并把菊仙曾是妓女的事情抖出来。可怜的菊仙只是呆呆的站在一旁,当红卫兵问段小楼他有没有爱过菊仙的时候,段小楼贪生怕死,大声说他并不爱菊仙和菊仙没有任何关系。菊仙说到底也只是个女人,让她坚持下来的爱在这一刻彻底崩塌了,她爱的人早已变质,已经不是那个将她救离嫖客的男人了,菊仙注定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那天,菊仙穿上了鲜红的嫁衣在房间里上吊自杀了。爱,让菊仙开始了一个新的生活,但同样又是爱,结束了她痴恋的一生。
        菊仙和程蝶衣他们都爱了段小楼一生,一个是真正的女人,一个灵魂上是女人,他们敌对但又惺惺相惜。程蝶衣他的爱恋只有菊仙懂,但是蝶衣又是间接害死了菊仙的凶手。影片的最后是隔了二十一年后段小楼和程蝶衣再次相逢唱戏,这一次,他们又唱了思凡,“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程蝶衣犹如大梦初醒,他明白了自己的痴恋只存在在《霸王别姬》中,而他选择了当真正的虞姬,在和段小楼唱最后一段霸王别姬的时候,用当年承诺的宝剑自刎而死,结束了他那凄美的一生。
     影片很长却没有一丝多余的镜头,程蝶衣的人戏不分、段小楼的转变、菊仙的痴情都融入在了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台词里面,程蝶衣落泪观众会心疼,段小楼无情观众会唾弃,菊仙坚强隐忍观众会感动。横跨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一曲《霸王别姬》贯穿了三个人的人生,雌雄莫辨,戏如人生,虞姬程蝶衣假亦真时真亦假,如梦如幻,与霸王爱恨纠缠,但是他始终是从一而终,完成了他虞姬的使命。或许一开始就是错的,从程蝶衣降生在青楼中就是错的,上天赋予了他虞姬的灵魂,却给了他一副男儿身,注定蝶衣对段小楼的错位爱情终究只能是一场梦。

  从小豆子被剁指,到他被小石头拿烟嘴捣鼓嘴最终唱对了《思凡》,都是在为他成为虞姬做铺垫。虞姬啊,又怎会是男儿郎,所以他不得不在意识上产生性别转换。当他被倪公公玩弄一夜后,他终是定下了自己便是女娇娥的意识,认定了自己便是虞姬。可他的霸王呢,便是从小就对自己疼爱万分的小石头。小时候的被抛弃和孤立无援让他认定了小石头。已经分不清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他始终认为小石头就是自己的霸王。所以他善妒,他试探,也只因为他入了《霸王别姬》的戏,认定了自己是虞姬。这时候的他,把命都给了戏,再也不分戏里戏外。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在民国时期,在袁四爷的打点下,你明明有机会洗清为日本人唱堂会的冤屈,可是你却说“要是青木还活着,京戏早就传到日本国去了”。你不在乎别人骂你什么,即使你是别人口中的戏子,你有着无比的艺术觉悟。 艺术无国界,你只希望京戏可以得以传承,得以发扬。哪怕是到了新时代,段小楼,那坤这些人都因时而变违心的认为京戏也要变,只有你坚持着你在艺术上的追求,不可变的就是不可变。
你爱京戏,爱了一辈子,唱了一辈子。
2.蝶衣和哥哥
程蝶衣演虞姬就是虞姬再世,你演蝶衣就是蝶衣再世。
你曾经这么对陈凯歌说过“他是雌雄同体,那我也是, 我一定能演好他”你确实演好了,甚至在嘎纳电影节某位意大利评委把影后投给了你。
可惜你太像他了,太像蝶衣了。他演活了虞姬,最终自刎而死。你演活了程蝶衣,最终也走上了不归路。
 如此的芳华绝代

  菊仙的出现,对他来说就像一个同他争宠的妃子,来抢夺原本属于他的霸王的爱。所以他冷言冷语,争锋相对,这都不过是虞姬的不甘不愿。所以他会为了一个宝剑执着,只因为小楼承诺得了宝剑自己便是娘娘了。从始至终,他都当了真。将这宝剑视为比自己性命还重要的东西,因为是霸王的承诺,西楚霸王的承诺。他终究是入了戏,也动了情。

文/覃浠

你是虞姬,是程蝶衣

  在原著中袁四爷成为了蝶衣的第一个男人,因为蝶衣为了报复小楼的背叛。再深究呢,是虞姬为了霸王的江山,不惜舍了身子得到宝剑来挽回自己原本的恩宠。所以袁四爷并不是爱蝶衣,袁四爷爱的是虞姬,蝶衣爱的是霸王。那一夜,身边最为真实的,只有那把宝剑,那把能让他成为娘娘的宝剑。

故事开始的时候,蝶衣还不是蝶衣,小楼也不是小楼。

你,是张国荣。

  小楼是小楼,霸王是霸王,可蝶衣,就是虞姬啊。他为了霸王受尽耻辱,为日本人唱戏,为了同菊仙争宠也耍小手段,他总说”你们杀了我吧。“因为他的霸王也不爱他了,虞姬连自刎的机会都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顶着虞姬的身份活了大半辈子。只因为那一年的那句“我本的女娇娥,又不男儿郎。”我,便是虞姬啊。

只有小石头和小豆子两个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臭小子。

 

  电影片尾,蝶衣再度唱错《思凡》时,小楼纠正了他。那是他时隔大半辈子才唱错了,也就是此刻,他梦醒了。这一场霸王别姬的梦,霸王总是不爱自己。他明白了,自己是蝶衣,虞姬是虞姬。原来哪有什么霸王,他心心念念的霸王也成了生活的走狗。唯独自己在演独幕戏,始终持着宝剑,等待为末路英雄自刎。他回到了现实中,才明白自己的大半辈子都是笑话,都是戏。自己究竟是女娇娥还是男儿郎,自己究竟是蝶衣还是虞姬。他再也没有勇气分清,于是遂了《霸王别姬》的结局,在台上为自己的霸王自刎。成全了自己的虞姬,起码没有辜负霸王。

小豆子是十岁的时候被送进戏园子的。

  小说的结局是两个人在香港和大陆各自生活。同样回归到现实生活中,成为最为普通的人。配合于历经中国各个时代后的状态,只想为了活着而奔波,再没了戏,没了痴人说梦的情情爱爱,没了往昔的执念和偏执,回归了生活百态似乎成了人生这场戏的结局。可是我个人更喜欢电影,它诠释出来的程蝶衣是为《霸王别姬》而生的,他做到了从一而终,他做到了一辈子,他做到了我们都没办法做到的“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他成全了自己,成全了虞姬。

那时的他总是冷冷的站着,很少讲话。满是稚气的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孤傲。

  梦里不知身是客,那便长眠不再醒。一响贪欢,一生贪欢也罢。

说实话,特别像古时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富贵小姐。

  以上写的有点凌乱,不过是我的个人拙见。但是不得不说《霸王别姬》中值得深究的点只增不减,这是个每次观看都会有新感悟的佳作。个人觉得是陈凯歌导演的巅峰之作。原著也值得阅读,会完善你对电影的看法。
  我的新浪微博 賍话

很是秀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献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小石头那个时候在戏园子已经小有名气,每日只见嘻嘻哈哈没个正经。

身形圆润,虽没有膀大腰圆的架势,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师傅不在的时候讲起话来总是以“朕”自称。

倒是狂傲。

只是啊,该狂傲的人没狂傲,该屈服的人没屈服。

到头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徒添哀伤罢了。

因着秀气孤傲的皮囊,小豆子选了旦角,自然的,小石头便是生角。

男怕《夜奔》,女怕《思凡》。

偏偏小豆子学的就是《思凡》。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那时的小豆子还没有入戏,还是那个简单执着的少年。

无论师傅如何打骂,依旧自顾自的唱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哪里是记不住,哪里是背错了,不过是不肯屈服罢了。

却不曾想,那个拿着烟斗逼着他屈服的人却是他一直敬爱的师哥。

那个在压腿时替他踢开石头却被师傅罚跪一天的师哥,那个在受罚时为他打水洗澡包扎伤口的师哥,那个在逃跑后面对师傅责打挡在他面前保护他的师哥。

那个他在这世上最在乎的人。

于是,他屈服了。

终于唱出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戏本,也得到了戏班主的提携,和小石头同台,唱了一出《霸王别姬》。

一唱成名。

从此这世间再没有小石头和小豆子,只剩下段小楼和程蝶衣,两个名声震天响的角儿。

同门兄弟,同台唱戏,唱的自然是那出《霸王别姬》。

这一唱,就是小半辈子。

这小半辈子里外面的天不知道变了几次,蝶衣却是理也不理,只顾唱着自己的戏。

和小楼同台的时候唱《霸王别姬》,独自登台的时候唱《贵妃醉酒》,唱《游园惊梦》。

台下的观众换了一批又一批,唯独不变的是袁四爷。

四爷是懂戏的。蝶衣只开口唱了几句四爷已然夸赞:“程老板的唱造念打竟让袁某疑问虞姬转世重生了呢!”

倒是一语成谶。

独自登台的时候,蝶衣唱的最多的就是《贵妃醉酒》。

他是有虞姬的情深意重,却没有虞姬柔弱蒲柳之念,倒是骄傲耀眼的杨玉环更适合。

无疑,那一刻的他高贵独立,艳光四射。好似嫦娥下九重。

观鱼、嗅花、衔杯、醉酒……一记车身卧鱼,满堂掌声。

他却全然不理,只自顾自的演着。心中有戏,目中无人。

www.8455com:彩蝶舞墨随风去,一响贪欢。谁知台上失宠的杨贵妃,却忘不了久久不来的圣驾。以为他来了?原来不过高力士诓驾。他沉醉在自欺的绮梦中:“呀——呀——啐!”

www.8455com:彩蝶舞墨随风去,一响贪欢。开腔的“四平调”唱的叫一个千回百转满腹愁肠:“这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一个醉态满满的扬杯,不经意的抬眸间,竟是从骨子里透出的媚气。他用他的毕生所学,他用他平生所感,成全了那个痴心等待君王的杨玉环。

只是谁来成全他?

“男伶担演旦角,媚气反是女子所不及。或许女子平素媚意十足,却上不了台,这说不出来的劲儿,乾旦毫无顾忌,融入角色,人戏分不清了。”

独自一人立在黑暗中,他依旧拉着腔唱:“色不迷人——人自迷。”

真真是人戏分不清楚了。

转眼,竟是文革,那个动荡黑暗的十年。

红卫兵们打着批斗的旗号将戏班子的众人拖进会场,每个人胸口都挂着批斗牌子跪在地上,面对着镜子,在自己的脸上歪扭的画着脸谱。

蝶衣全副虞姬打扮,冲到段小楼身前,接过段小楼手上的笔,给他勾脸。

手腕一上一下,行云流水,一如当年。

“这眉子得勾得立着点才有味。”段小楼记得当年蝶衣是这么说的。

当年的他们还是旧社会的角儿,硬是靠那出霸王别姬在文艺界闯出一片天的铁搭档。

“人纵有万般能耐,可也敌不过天命啊!那霸王风云一世,临到头……就剩下一个女人和一匹马还跟着他!霸王让乌骓马逃命,乌骓马不去。让虞姬走人,虞姬不肯,那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回为霸王舞剑。尔后拔剑自刎,从一而终啊!”

师父当年讲戏的话还在耳畔回响,如今的这个光景,不就是那一出霸王别姬嘛!

想段小楼演霸王的时候,不也是风云一世。哪曾想一朝变了天,竟也有被人踩在脚下的一日。到头来只剩下菊仙和蝶衣。

www.8455com,只是啊,段小楼绝不是那个四面楚歌的霸王,菊仙也绝不是那个只忠于霸王的乌骓马,唯有蝶衣是那个真正的虞姬,那个柔情似水生死相依的虞姬呵。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灯火辉煌也终有曲终散场的时候。

那一出霸王别姬也终于唱到了尾声。

“大王,快将宝剑赐与妾身。”

“妃子,不,不,不可寻此短见呐!”

“大王,快将宝剑赐与妾身。”

“千万不可!”

“大王,汉兵他,他,他杀进来了!”

霸王踏上前一步,背对虞姬问:“在哪里?”

蝶衣望向那把朝向自己的宝剑,片刻失神。

这把宝剑陪了他几十年,见证了他与小楼的辉煌和屈辱,也经历过痛苦和磨难。

初见这剑的时候,还是戏班主的那爷总是一边小心翼翼的把剑收鞘,一边叮嘱:“哎哟,当心呀,我的小爷儿。这可是把真家伙。”

后来陪袁四爷在院子里醉唱这出霸王别姬,他从四爷手中抽出宝剑横在脖子上,惊得四爷酒醒了大半:“别动!那是真家伙!”

他当然知道那是真家伙,从小到大,总有人在他要忘记的时候提醒他。就像提醒他那句《思凡》的台词一样。

可是啊,他本是男儿郎,从不是女娇娥。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记忆和现实交汇时,他听到自己这样念着。

师父说:“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那爷说:“您说这虞姬她怎么演,她都有一死不是?”

他喊道:“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师哥说:“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们可怎么活哟?”

他问师哥:“虞姬为什么一定要死?”

师哥怒道:“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可那是戏!”

师哥说:“你也不出来看看,这世上的戏都唱到哪一出了。”

他唱了一辈子的虞姬,演了一辈子的戏,到头来却是霸王再无用武之地,自己年华老去不返当年。

这不正是那出霸王别姬嘛!

虞姬唱:“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他抽出宝剑,横在颈上,用力一划。就让他彻彻底底的当一回虞姬吧。

迷迷蒙蒙间他又听到虞姬唱:“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

“蝶衣!小豆子!”

他宁愿他还是那个小豆子,这样,段小楼自然就还是那个小石头,仍旧是那个狂傲至极的楚霸王。


人戏不分,倒是伤感。

哥哥张国荣生前的电影无数,我却最爱这部《霸王别姬》。

但愿没有毁。

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菊仙和袁四爷,实在要提的时候也只是一笔带过,原谅我的那点私心。

文笔粗陋,还望海涵。

本文由www.8455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8455com:彩蝶舞墨随风去,一响贪欢